老人扎堆北京郊区集市传统用品格外受宠

老人扎堆北京郊区集市传统用品格外受宠

老人扎堆郊区集市 传统用品格外受宠

年关“赶”新春 “集”上走一走

开车的多是年轻人,而老人们除了公交便是三轮。

别看是郊区赶集,其实和城里的商铺一样,所有的摊位上,都摆着收款二维码。但走在里面,随处可见忙碌的摊主手里攥着一摞现金。

在独龙江公路巡逻执勤间隙,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江交警中队中队长张红辉通过手机收看了新年贺词。习主席讲到独龙族群众,并亲切问候坚守岗位的奋斗者们。张红辉说:“独龙族群众整体脱贫了,公路上的车也多了起来,我们一定守护好这条脱贫路,与独龙族群众一道加油干!”

如果购买生鲜品,冬天要留神里面可能带有占分量的杂物,如质量差的碎肉等等。缺斤短两的事情现在已经不常见,但如果购买价格较高的反季节水果,最好还是随身带个弹簧秤。更好、更简便的办法,就是常到集市上来,或是跟着常来的人一起买东西,找一些熟识、可靠的摊主购买。

集市上的东西这么多,哪些好哪些差,是否有什么伪劣商品呢?几位常来赶集的市民传授了一些经验。一位先生说,集市上仍有不少产品,其外观颇类似知名品牌,然而细看,就会发现是仿品,俗称“山寨货”。

“习主席说出了香港同胞的共同愿望。”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潮州商会副会长高佩璇一字一句听了新年贺词,为国家取得的成就而高兴,也为习主席对香港的关心而感动。“香港的广大同胞是爱国的,相信‘一国两制’行得通、办得到。香港一定能够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本报记者 张硕 文并摄

(综合本报记者刘维涛、邓建胜、连锦添、倪光辉、赵兵、徐隽、刘诗瑶、冯华、刘晓宇、杨文明、王伟健、巨云鹏报道)

在集市上还常见各种小吃摊,非现场制作的瓜子、花生,十多种口味儿一字排开,买之前别忘品尝,以免买到久放变质的;每个集市上都有现场制作的小吃,如果打算现吃个早餐,一般摊主都会给个套着塑料袋的碗,其卫生条件仍然堪忧,“别嫌麻烦,自己带个餐具就是了。” 刚吃完丸子汤的老先生说着,把饭盒盖好放进了手提袋。

高粱扫帚 “就是好使”

“以往我都是骑着我的电三轮带着老伴来。”家住在木樨园的成老先生,虽然腿脚不太好,一年还要“来这儿52趟”,平时都是骑车,春节前这段日子却只能坐车来,因为推着车在里面实在走不动。他走进市场没多远,就找了个小吃摊,要了一碗杂碎汤和两个炸糕,“老伴儿这会儿自己去里面逛,里面可大啦,我走不了那么远。”

“就是好用。”冯老先生骑着小三轮从黄村来到青云店的集市上,买了两把扫帚和一把墩布,“骑车二十里地,对我们这种了一辈子地的人来说不算什么。关键是这高粱苗子的扫帚,在城里还真不好买,买到了也比集上贵。每年夏天我还得在这儿买草帽呢,都是我们老农民用惯了的东西,现在虽然住上了楼房,还是觉得这些东西用着舒坦。”

万众一心加油干,越是艰险越向前

更多的“传统”家居用品如铁皮簸箕、铁皮漏斗、编织篮子,“也都不难卖,但是进货可越来越难。”摊主先生表示,这些物件价钱不高,十多年前,大兴还能找到一些村里的小企业或是小作坊生产,现在由于污染、噪音等原因,这些产业也都搬出北京了,“您在我这儿看见这些都是固安、涿州那边的作坊生产的,也是纯手工的呢。老人们一辈子用惯了这样的产品,在他们眼里,塑料总是不够结实。”

集市的日期一般都以农历为准,如果赶上周末,人会格外多,无论是开车还是乘车都不方便,因此老人前来的话,最好赶在工作日。“早上7点一大拨人,到了10点又一大拨人。”有摊主介绍,这是因为集市一早开始至中午结束,结束前东西格外便宜但质量可能稍差,此时公交车相对宽松,路上也比较顺畅,更节省时间。

临近春节,集市中格外热销的“传统”用品,是扫帚、墩布这些家居清洁用品。从魏善庄一个摊位上的摆放就能看得出——高粱秆子做的扫帚和炊帚码放整齐,而现代的塑料制品刷子、“墩地套组”,要么胡乱摆放着,要么包装盒已经被压变形。“很多人还是习惯用这种手工制品,就拿这个炊帚来说,你看现在刷锅的刷子,哪一个比这高粱做的更硬实?”

“为什么不用手机支付?您得瞧瞧,来这儿的人都是什么岁数啊。”一位摊主回答,“会用手机支付的老人确实越来越多,但是不会用的,在咱这儿是大多数。”

热闹的京郊集市又迎来了年关,在大兴青云店,城里赶集的老人已经把926路公交车当成了“赶集专线”。别看一年年的集市总是那么热闹,卖得最多的无非也就是柴米油盐,但常来赶集的北京城里的老人们,都在新的一年里感受到了些许与往日的不同。

距离车站最近处的集市入口并不算宽阔,过往的人们已将这里占满。开车来的人也挺多,沿着市场门口百米内的路边停满了车。路边有些门脸房,甭管开没开门做生意,开车的人刚把车停放在房前空地,便有人上来收钱,“来赶集的吗?5块钱不限时。”路边的大树上也挂着牌子写着“5元”。

青云店集市上,一位老人走到路边,在一架缝纫机前停下。“窗帘做好了吗?”缝纫机前围着防寒头巾的摊主抬起头想了几秒钟,“好啦,等着啊。”

刚刚从人潮中挤出身子的老爷子,拽着老伴儿的胳膊,挤到了摊位前。摊位上出售的是“全国最好的带鱼”,在这吆喝声下,一个多小时里,摊位前站满了伸手挑选的老人们。

福建省宁德市寿宁县下党乡的干部群众同样深感振奋。习主席给乡亲们回信已过去近5个月,贺词中再提下党乡,让大学毕业后回乡创业的沈有中倍感自豪:“我要继续立足青山绿水的优势,让家乡的农产品走出去,为乡村振兴作出应有贡献。”

家住山东省东营市垦利区的村民刘占华一家一边吃着饺子,一边聆听了新年贺词。“燃气村村通”工程让乡亲们撤去了炭火炉,“燃气炉方便又干净,再也不用和柴火秆、煤块儿打交道了。听了习主席挂念我们的话,身上暖和,心里更暖和!” 刘占华说。

放眼神州大地,处处都有新变化新气象

在魏善庄集市上,记者看到了几次缝纫机,摊主们无一闲着,“本来过年前就忙,城里裁缝摊少了,我们就更忙了。”另一位摊主说。和他们一样忙活的,还有修鞋修拉锁的小摊,一位女士拿着布袋子装着羽绒服来换拉锁。“这点儿事以前家门口修车摊就办了,前几天我去才发现,修车的老先生岁数大了不干了,也只能拿到这儿来办了。”有些居住在城里人口密集小区的老人提到,他们不像年轻人那么“奢侈”,一件衣服往往能穿很多年,因此对类似的小修理摊有所依赖。

顾客接过窗帘看了又看,“针脚还挺细致。”自从家附近的裁缝摊因为房租太高搬走,她就一直为找不到地方做这点儿针线活发愁,直到突然想起集市上有摊位,“我每个月都来一两次,干脆,把活儿交给她就行了。”

早上9点,926路公交车停在了青云市场这一站,车上瞬间少了一多半的乘客,下车的大多是老人——他们人手一辆买菜小车——今天,是赶集的日子。

天高海阔,风正帆悬。海军山东舰官兵第一时间收听收看了新年贺词。半个月前,我国首艘国产航母入列,他们一起接受了习主席的检阅。航海部门操舵女兵陈姊说:“在新的一年,我一定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推动国产航母尽快形成战斗力作出更大贡献!”

“许许多多无怨无悔、倾情奉献的无名英雄,他们以普通人的平凡书写了不平凡的人生。”听着习主席的温暖话语,“时代楷模”王继才的妻子王仕花不禁眼含热泪。王继才坚守孤岛32年感动中国,如今王仕花继续守在开山岛。“我要和值守的民兵们一同将哨位值守好,将爱国奉献精神传承好,让开山岛上的五星红旗高高飘扬。”王仕花说。

魏善庄集市与青云店集市相隔10公里,二者虽然处于同一“纬度”,魏善庄的热度却明显小一些,“因为这里没有公交直达市内,所以大都是大兴人来赶集,其中有不少是咱当地的农民。”在青云店集市上最常见的是瓜果蔬菜,而在这里,还能找到扎堆的服装摊、鞋帽摊以及农具摊。这些更便宜更实用的物品也更受农村的老人们欢迎。

以往这些针线活,在家都能干,但上了岁数,“买衣服多了,干活少了,眼也有点儿花了。现在服装店都能签裤边儿,但人家不管缝窗帘;专业的裁缝铺、家居店又太贵,所以干脆也在集市上办了。”连那块儿蓝色卡通图案的花布,“也是在里面一个布料摊儿上买的,你看着是不是觉得土气?可是我觉得挺好,咱年龄不同,审美不同。”

“时代楷模”卓嘎、央宗姐妹和乡亲们一起收看了电视转播。习主席给姐妹俩回信已经过去了两年多,姐姐卓嘎激动地说:“我们要向习主席报告:玉麦如今变样了,当年的‘三人乡’,现在有居民56户共195人,而且已全部脱贫,我们一起放牧守边、一起建设幸福家园!”

“黄浦江两岸物阜民丰、流光溢彩……”新年贺词中的这句话,让上海市长宁区虹桥街道荣华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古北市民中心主任盛弘回忆起习主席考察时的场景。过去的一年,盛弘和同事们一起破解了不少群众的操心事、烦心事,他们正一起琢磨基层治理新机制,“让居民们一起出点子,真正实现社区工作的共建共治共享”。

说着话,她手里的缝纫机并没停下,“哎哟太忙了,等我给您找。”只见她摘下露指手套,从身后的箱子里翻出蓝布卡通图案的窗帘,“好了。”

公交赶集 老人“专利”

偶尔能看见推着三轮车的市民在人潮中慢慢前行,只要一停车,马上就有抱怨声在身边响起来,“赶紧走啊。”三轮的小窗户打开,开车人赶紧买上一兜子冰糖橘,“我要是走得动我也不骑车啊。”驾驶三轮车的老先生无奈地说。

“犹如温暖人心的新年序曲,深情回望了过去一年极不平凡的追梦之旅,也吹响了全国人民新的一年继续砥砺奋进的集结号!”探月工程副总指挥、国家航天局探月与航天工程中心主任刘继忠激动地说:“2020年,探月人的任务依然艰巨,我们将继续大力践行探月精神,为实现航天强国梦奋勇前行!”

“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是脱贫攻坚的主战场。昨天,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最后一个未通路的行政村——布拖县阿布洛哈村正式通车。凉山彝族自治州州委书记林书成说,千百年来贫穷落后的大凉山正在发生历史性巨变,充分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巨大优越性,“新的一年,我们要坚决打赢凉山脱贫硬仗,确保如期完成脱贫摘帽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