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之韩愈观

苏轼之韩愈观

北宋古文运动的精神领袖和思想资源是韩愈。从北宋初年的柳开、石介等人以来就一直尊韩愈为“贤人之至”,把他直接和“至人之圣”的孔子联系起来,体现出一种强烈的追求以儒学为正统的道统、文统、学统意识。在北宋文章家的价值坐标系上,韩愈是离得最近、最可仿效的榜样。北宋初的古文家们多么希望如韩愈“文起八代之衰,道济天下之溺”那样,通过接踵韩愈之所为,以儒家道统思想为核心,正本清源、重建文统,以实现革除现实文弊、重振文风之目的。这样便形成了从北宋初古文家开始,到欧阳修,再到苏轼而最终完成的“韩愈观”之构建。

苏轼对韩愈在唐代古文运动中的业绩给予了高度评价,他在《潮州韩文公庙碑》中说道:“自东汉以来,道丧文弊,异端并起,历唐贞观、开元之盛,辅以房、杜、姚、宋而不能救。独韩文公起布衣,谈笑而麾之,天下靡然从公,复归于正,盖三百年于此矣。文起八代之衰,而道济天下之溺,忠犯人主之怒,而勇夺三军之帅。岂非参天地,关盛衰,浩然而独存者乎!”苏轼在这里所持之态度,与北宋初的石介以及欧阳修等人是一致的。苏轼的这篇评韩碑文在唐宋以后众多评论韩愈的作品中最具有代表性。然而,苏轼毕竟不是一个道学家,他的韩愈观重“道”而不轻“文”,因此他在充分褒扬韩愈道德文章之同时,又对韩愈强调道统而走向极端、偏废文章的缺陷提出批评甚至讥刺,他在《韩愈论》中说:“韩愈之于圣人之道,盖亦知好其名矣,而未能乐其实。何者?其为论甚高,其待孔子、孟轲甚尊,而拒杨、墨、佛、老甚严。此其用力,亦不可谓不至也。然其论至于理而不精,支离荡佚,往往自叛其说而不知。”

1月6日,江小白酒业给记者发来的声明表示,“江小白品牌于 2011 年 12 月创立并申请注册商标,自 2013 年开始历经商标异议程序、商标异议复审程序、商标无效宣告程序,于 2017 年商标无效宣告行政诉讼一审获胜;2018年二审失利,随即提请最高法再审。历七年,最高人民法院的最终判决为此事画上句号,也为我司专注于生产经营提供了有效保障。”

苏轼的韩愈观与他的文章功用观和文章体性论内外表里一致。关于文章的功用,苏轼强调“以体用为本”和“有为而作”,并且主张文章要“言必中当世之过”,以“有补于国”。苏轼在《答乔舍人启》中指出:“某闻人才以智术为后而以识度为先,文章以华采为末而以体要为本。国之将兴也,贵其本而贱其末;道之将废也,取其后而弃其先。用舍之间,安危攸寄。故议论慷慨,则东汉多徇义之夫;学术夸浮,则西晋无可用之士。”这段话综合反映了苏轼对文章功用和体性的基本看法。在此,苏轼以“华采”为文章之末节,以“体用”为文章之根本,此与其父苏洵论文不为“惊世绝俗之谈”和“甚高难行之论”,而专主可“施之于世”的观点一脉相承。“以体用为本”是为了实现文章“有补于国”的价值目的,而为了做到“有补于国”,就必须充分发扬文章的社会批判功能,“有为而作”“言必中当世之过”,必须树立正确的写作目的,表达自己的真实见解,并务求“有补于世”,而不是甘言媚世、炫玉自售,苏轼曾在《答虔倅俞括一首》中讲过这样一番话:“去岁在都下,见一医工,颇艺而穷,慨然谓仆曰:人所以服药,端为病耳,若欲以适口,则莫如刍豢,何以药为?今孙氏、刘氏皆以药显。孙氏期于治病,不择甘苦,而刘氏专务适口……而刘氏富倍孙氏,此何理也?使君斯文,恐未必售于世。然售不售,岂吾侪所当挂口哉,聊以发一笑耳。”苏轼在此以医喻文,所言之“期于治病,不择甘苦”与“专务适口”,为两种截然对立的文章体用观。同样的观点,苏轼在《答王庠书》《田表圣奏议叙》《举何去非换文资状》诸文中反复强调,要点是推崇秦汉文章的济世精神,反对文章泛滥于辞章而专务耳目之观美。由此可见,苏轼强调辅时及物的文章体用观和主张自然成文的体性风格说,对韩愈及其后学乃至北宋初年古文家囿于儒家道统而显狭窄的文章体用观,以及一味追求奇险怪涩的文体偏好,无不具有纠偏意义。苏轼韩愈观的可贵之处,正在于此。

最高院经双方再次提供证据并审理认为,关于诉争商标第10325554号“江小白”是继续合法有效还是被撤销无效,主要争议焦点在于,该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是否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15条规定。

苏轼在充分肯定韩愈历史地位的同时,对韩愈及其弟子主张怪奇的文风提出了批评,他在《谢欧阳内翰书》中说:“盖唐之古文,自韩愈始。其后学韩而不至者为皇甫湜,学皇甫湜而不至者为孙樵。自樵以降,无足观矣。”韩愈恃才发高论,在《送穷文》中云“不专一能,怪怪奇奇”;又在《荆潭唱和诗序》中高言“搜奇抉怪,雕镂文字”;还在《醉赠张秘书》中有“险语破鬼胆,高词媲皇坟”之说;更在《贞曜先生墓志铭》中夸张地说“刿目(图1)心,刃迎缕解,钩章棘句,搯擢胃肾,神施鬼设,间见层出”。可见,韩愈积极主张尚险崇奇,追求巉峭斩绝的文体风格,是不是已经有点走火入魔了呢?但到了韩愈的弟子皇甫湜、孙樵,更是将此发展至极端,如皇甫湜在《答李生第一书》中说:“夫意新则异于常,异于常则怪矣;词高则出众,出众则奇矣。”孙樵亦在《与友人论文书》中说:“辞必高然后为奇,意必深然后为工。”这样的文体观念实际上已经流于偏失,并流弊于北宋,如石介、宋祁等人亦求深而至于迂、务奇而至于怪僻,实为同一症候。因此,苏轼对韩愈追求怪奇风格的批评,可谓是切中肯綮,并且在当时更具有针砭现实的作用,这也体现了他论文讲求自然、平易的文体风格和美学思想。苏轼对韩愈的这种认识态度,对北宋韩愈观以及其后文学史上的韩愈观都起到了矫正和定调作用。

根据江津酒厂向商评委提交的证据12,2011年12月21日陶石泉发给江津酒厂周总的邮件载明,“……和我自己的设计一起齐头并进在做产品的创意,这是几款已经做出来完稿的设计……”,附图中的一张设计上有“我是江小白”字样等。

第四,江津酒厂在再审阶段提出其在先使用“老江白”等主张及相关证据。最高院认为,江津酒厂在请求宣告诉争商标无效时,并未提出其在先使用“老江白”的理由,该院不予审查。

乌鲁木齐市21例、伊犁州15例、昌吉州4例、吐鲁番市1例、巴州3例、兵团第四师10例、兵团第六师五家渠市2例、兵团第八师石河子市2例、兵团第九师4例、兵团第十二师1例;现有重症病例11例、危重症病例4例。

江小白酒业提供的再审证据也表明,据大众日报《金六福是怎样“炼”成的》报道,“金六福”、“浏阳河”均是由五粮液代工、由经销商拥有的白酒品牌。本案中的定制产品销售合同约定的经营模式在酒类行业中存在,相关经营者也应当知晓。

该规定为“未经授权,代理人或者代理人以自己的名义将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的商标进行注册,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提出异议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最高院特意指出,代理人或者代表人不得申请的商标标志,不仅包括与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商标相同的标志,也包括相近似的标志;不得申请注册的商品既包括与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商标所使用的商品相同的商品,也包括类似的商品。

除了互相举证,值得一提的是,在江小白提供的大量证据中,有8份证据是要证明江津酒厂提交的定案证据及其他证据涉嫌伪造,并存在虚假陈述等问题。

其次,虽然江津酒厂与新蓝图公司存在经销关系,但双方的定制产品销售合同也同时约定定制产品的产品概念、广告用语等权利归新蓝图公司所有。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共200元,由江津酒厂负担,维持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一审判决,即第10325554号“江小白”商标由成都格尚广告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格尚公司)于2011年12月19日申请注册,于2013年2月21日被核准注册。2012年12月6日,商标局核准该商标转让给新蓝图公司。2016年6月6日,商标局核准该商标转让给江小白酒业。

最高院以四大理由认为,在诉争商标申请日即2011年12月19日申请注册前,第10325554号“江小白”商标并非江津酒厂的商标,根据定制产品销售合同,江津酒厂对定制产品除其注册商标“几江”外的产品概念、广告用语等并不享有知识产权。新蓝图公司对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并未侵害江津酒厂的合法权益,未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15条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下称最高院)判决:

(作者:康倩,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博士)

此外,在江津酒厂一审法院开庭后提交的审计报告中,“‘江小白’白酒2011年4月至2013年1月销售额为367032.05元,销售毛利为165325.20元”。后在江津酒厂提交的其于2012年2月15日与宝兴玻璃公司签订的购买“我是江小白瓶”的合同金额为69万元,远高于审计报告统计的销售额和销售毛利,也进一步表明无法认定该审计报告的真实性。

在最高院的再审中,让记者看花眼的是再审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各自提供的证据。

截至2月14日24时,新疆(含兵团)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70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49例、新疆生产建设兵团21例),累计死亡病例1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6例。

基于双方提供的证据,最高院分析如下:江津酒厂在本案中提交的销售合同虽然有另一家公司的公章,但该合同显示的签订时间早于工商档案显示对方公司成立的时间,且江津酒厂认可该销售合同签订时间是倒签。除了该销售合同的签订时间对不上,江津酒厂提供的证据里有送货单的制单人签名笔迹也非同一人所签。

一二审阶段,江津酒厂均提供了双方于2012年2月20日签订的销售合同和定制产品销售合同。再审后,最高院认为,定制产品销售合同明确约定授权新蓝图公司销售的产品为“几江”牌系列酒定制产品,其中并未涉及“江小白”商标。该合同中还有“乙方的产品概念、包装设计、广告图案、广告用语、市场推广策划方案,甲方应予以尊重,未经乙方授权,不得用于甲方直接销售或者甲方其他客户销售的产品上使用”字样。

江津酒厂也不示弱,向最高院提交了39份证据。其中一份证据用语用于证明中国酒类流通协会没有权利出具关于合作模式的证明,江津酒厂已针对上述证明向该流通协会发出律师函、向有关部门投诉、提起诉讼,该协会存在违规行为,业务主管部门对该流通协会已脱钩,不能监管。

据不完全统计,江小白酒业在申请再审和再审阶段,提交的证据多达73份。其中包括,中国酒类流通协会关于白酒行业OEM定制合作模及“江小白”白酒产品的说明函、定制合作期间“江小白”产品、纸套实物照片及视频截图、关于新浪博客账号“江小白”的企业认证信息、关于QQ号139928805的注册信息等,用以证明新蓝图公司与江津酒厂就“江小白”产品是定制产品合作关系,不属于2001年商标法第15条规定的代理或代表关系,且根据双方的合同约定,“江小白”商标也应归新蓝图公司所有。

目前尚有4739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通过苏轼对韩愈的批评,可以见出苏轼所倡导的古文,乃是“词语甚朴,无所藻饰”之文,能“追两汉之余”并“道意所欲言”之文,既矫“浮剽”之弊而又不“用意过当”之文,而这正是苏轼韩愈观之内核所在。这与宋初古文家们的韩愈观所显现的矫枉过正,甚而陷入“求深”“务奇”“迂阔”“怪诞”之弊,形成了鲜明对照。韩愈主张“惟陈言之务去”,戛戛独造,其弊则流于艰涩至难句读,如他的《平淮西碑》,虽千古盛誉,但“句奇语重喻者少”。他有志于“复三代之故”,然而并不能做到畅达。韩愈这种过于追求“作文之意”的文体观,与苏轼所主张的“风行水上涣,自然成文”的文体观,形成了鲜明对照。

记者拿到的这份最高院于2019年12月26日出具的行政判决书(2019)最高法行再224号里,再审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分别是江小白酒业和江津酒厂。经多轮诉讼主体的变更,争夺“江小白”商标的两大企业,最终再次对垒。

由此,存在过经销关系的新蓝图公司和江津酒厂在定制产品的开发中,关于知识产权的争议终于尘埃落定。

酒行业中,定制开发企业从弱小到壮大,从依托现有酒厂到后来“脱钩”已成常态,甚至出现代工开发产品者业绩增长速度反超原有酒厂的情形。在巨大利益的诱惑下,如何处理好对企业至关重要的品牌、商标、外观设计、包装等知识产权,不至于成为制约双方前进的桎梏,已成为行业里的代表性问题。同在去年底发酵的酒鬼酒“甜蜜素”质量投诉事件,背后依然是定制开发商和酒厂的知识产权纠纷。

最高院还认为,在该商标无效宣告和一二审阶段,江津酒厂甚至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在诉争商标申请日前,双方存在酒产品的经销关系。

第三,江津酒厂与新蓝图公司合作期间的往来邮件等证据证明,“江小白”的名称及相关产品设计系由时任新蓝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陶石泉在先提出。

四大理由撤销二审判决

首先,江津酒厂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在先使用该诉争商标。

截至2月14日24时,新疆(含兵团)现有确诊病例63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44例、新疆生产建设兵团19例),其中:

本案中,江津酒厂主张,新蓝图公司是其经销商,新蓝图公司是为其设计诉争商标,其在先使用诉争商标。因此,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违反了上述规定。新蓝图公司全称为四川新蓝图商贸有限公司。早在2012年,新蓝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陶石泉,现江小白酒业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江津酒厂主张其在先使用该商标的证据绝大多数为商标申请日之后形成的证据。例如,江津酒厂提交的其与鼎山物流公司的货物运输协议,于2011年12月20日签订。且江小白酒业提供的再审证据表明,鼎山物流公司的股东渝酒公司,出资占比高达91.78%,法定代表人和江津酒厂的法定代表均为李树明。由此表明,鼎山物流公司和江津酒厂存在关联关系。

该声明称,江小白品牌的发展,得益于完善、公正的知识产权保护环境。最高法的判决也让该企业有信心继续坚持原创品牌的道路,更好地促进清香型高粱酒的产业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