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学慧赵江华企业规模化最大问题是组织熵增

佳学慧赵江华企业规模化最大问题是组织熵增

1月12日,由亲子家庭产业服务平台青籽科技主办的智简局 · 2020年亲子服务行业沙龙在京召开。精锐教育|佳学慧联合创始人兼总裁赵江华受邀参加,与樊登小读者、火星人俱乐部、小鬼当佳等企业高管共同探讨亲子服务企业规模化问题。

精锐教育|佳学慧是纽交所上市公司精锐教育集团(NYSE:ONE)战略投资的在线教育品牌,由哈佛北大精英成立于2017年3月。目前佳学慧主要提供4-12岁少儿数学思维课程和语文思维课程,学员已经覆盖了幼儿园中班到小学四年级。

“我们培训完体育老师后,他们回到学校便会着手开展冰雪运动相关课程。”刘晓毅说。

从进队到参加全省比赛,总计才一个多月。比赛前一天,高子安和父亲到了承德。高子安并不紧张:“用冰球杆打球,与对方进行身体碰撞对抗,非常有趣。特别是穿上防护服,就像穿上了铠甲一样。”

在张家口市崇礼区万龙滑雪场,几十条白色雪道镶嵌在连绵群山中,游客身着不同颜色滑雪服在阳光照耀下五彩斑斓。“这段时间,白天雪场上有数千人流量。”万龙滑雪场副总经理顾茂林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说。

赵江华介绍,早在2018年,佳学慧就已实现全国标准化教研、师训和考核。“我们每个月会根据全国老师的成绩排名,淘汰不合格的老师。”为保证师资质量,佳学慧已建立北京、武汉双总部,以及南京师资基地。

Q、如何进行组织力创新与锻造,撬动持续增长?

顾茂林是个滑雪“发烧友”,早年在国外体验过高山滑雪后便为之着迷。近年来,随着国内冰雪场馆设施的建设完善,高标准滑雪场越来越多。顾茂林辞去了原来的工作,来到万龙滑雪场担任副总经理。

以下是精彩问答摘录:

进入冬季以来,从燕山、太行,到渤海之滨,冰雪运动在燕赵大地如火如荼地开展。今年,河北在全省各地推广冰雪运动,紧抓“谁去滑”“谁来教”“去哪滑”3个关键环节,做好冰雪运动进校园、冰雪人才培养、冰雪场馆建设3项重点工作,强化各项保障,加快推进冰雪运动普及发展。今年冬天,河北组织百县万校千万人参与冰雪运动会,全省累计举办各类冰雪赛事活动2100余场次,带动1500多万人参与冰雪运动。

为解决“谁去滑”的问题,今年下半年,河北省广泛开展各类群众身边的冰雪赛事活动,充分调动青少年参与的积极性,河北省教育厅联合省体育局开展冰球、陆地冰壶推广、冰雪知识竞赛、雪地足球推广等冰雪运动进校园活动。

如今,冰雪运动火了,也带动了周边旅游、餐饮等产业的发展。“很多游客来雪场租购雪服、雪具,滑完雪会休息吃饭,有的还要住上一晚,这就需要我们做好配套的食宿、购物服务。有了场所还不够,还要不断提升管理和服务,提升参与者的体验,让百姓接触冰雪,爱上冰雪。”顾茂林表示。

赵江华:我觉得可以考虑战略、培训、创新和生态链等方面。企业需要制定前瞻性战略,在项目启动时,就要考虑好未来3个月、6个月,甚至9个月可能发生的情况以及应对措施。比如以教育企业为例,在企业扩张前,就要考虑提前多久储备足够的师资满足学员人数的增长等。一旦有组织扩张就会出现熵增,企业要去做预估,提升性价比。

11月,保定市在市内各小学中挑选队员组建市青少年冰球队。11岁的高子安经过层层选拔,进入冰球队接受训练。

Q、如何通过数字化智慧经营提质增效,夯实规模效应?

Q、如何建构可复制的盈利模式?

12月21日,河北省首届冰雪运动会(承德赛区)开赛,近500名运动员参加速度滑冰、冰球、越野滑雪3个项目的比赛。其中,冰球比赛在承德市冰上运动中心开赛,比赛只设青少年组,来自9个市代表队的138名运动员参加,参赛运动员年龄均在12岁以下。

滑雪项目具有一定的危险性,滑雪场首先要保证游客的安全,需要对设施环境、运营管理及工作人员培训执行高标准、严要求并落实到位。与此同时,滑雪又是一项对技术有要求的运动,雪场要重视发展职业化的教练团队,帮助客人快速掌握技巧。“这需要我们雪场不断提升接待能力、服务品质和安全管理。”顾茂林说。

赵江华:对于互联网教育公司来说,科技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科技的主要作用是能够取代人工的部分,这是很重要的一块,但不要成为它的奴隶。5G时代即将到来,作为教育培训机构,即使不做在线,也要知道5G和区块链能够给企业带来哪些技术的革新。当企业想要使用新技术时,我们要知道哪些技术是可以使用的。原来的业绩目标可以使用原有的技术完成,但是我们要设置一个额外的增长来确保全年目标的达成,这对我们来说是最保险的。

因此,自成立以来,佳学慧将人文、史地、科学、工程、艺术、财商、爱国主义等通识教育内容有机融入数学思维课程,以数学思维为载体,培养和提升孩子的综合素养以及运算、表达、空间想象、逻辑推理、应用实践能力和创新力等八大能力,让孩子终生受益。

这一年,刘晓毅很忙。“去学校里培训体育老师,不但要教会他们怎么滑,更重要的是指导他们如何教孩子。”一方面,要把知识技能跟老师讲得细致准确,比如轮滑滑冰起源和专业术语,什么是“重心转移”“侧蹬收腿”;另一方面,启发老师用适合小朋友的方式讲课,像玩游戏一样。“跟小学生讲,‘内刃’‘平刃’‘外刃’,低年级学生可能不理解。但跟孩子们说脚往里撇一撇,他们就能明白了。”

对于连锁加盟或者产品加盟,如果企业做直营,对于管理水平、组织支撑、标准化和本地化的要求较高,因为异地管理太耗费时间,我建议可以做资源共享,通过设置有吸引力的分享机制,链接到每个地区的合作伙伴,他们可能比我们更专业。

赵江华认为,科技和教育有机融合也能够为企业规模化扩张服务。但科技只是一个载体,教育公司一定要遵循教育本质,以AI等领先科技多维度提升效果与效率,在标准化的基础上实现个性化教学,因材施教。

多举措保证教学效果和规模化发展

通过调研,佳学慧发现很多同一个城市同一个班级的学生对于通识教育的接受程度会受到原生家庭环境的影响,很多家长没有时间陪伴孩子,或者有心无力。在未来面临选择时,学生可能因为知识的局限而无法选择到真正感兴趣的领域,造成一生的遗憾。

刚开始他有点不适应,摔了好几次。“冰球既要拿着杆,还要用余光看着球。如果只盯着球,就看不到前面的人,无法躲避、突破。”不过,凭借轮滑基础,仅仅用了10多分钟,他就找到了感觉,适应了冰球的节奏。

在培训方面,我很认同所有的个性化都应以标准化为基础,否则企业不可能做到规模化。在创新方面,多给年轻人机会,包括让年轻的员工独立带一些项目,在中控系统的调节下,大家可以探讨出一些可落地施行的创新点,更好地发挥人效优势。

承德市冰雪轮滑运动协会常务副主席刘晓毅也是一名专业冰雪轮滑教练,包括他在内的承德市冰雪轮滑运动协会的70多名专业教练,平时既教学生,也教体育老师,后者则是冰雪运动社会体育指导员队伍的中坚力量。

“我们培养孩子的学习动力,然后教会孩子如何去学,孩子的解题能力、思考能力、成绩等各方面有相应提升后,可以激励他保持更大的兴趣去学习。在这一过程中,可以增强他的学习毅力。”赵江华介绍,佳学慧实践“以培养学习力为核心”的教育理念,将“哈佛案例教学法”融入基础教育和素质教育,强调预习、探究与实践,帮助孩子养成自主学习的学习动力、学习能力和学习毅力闭环。

为解决“去哪滑”问题,河北省今年加快冰雪场馆建设,力争到2020年年底,实现各市和雄安新区标准冰面室内公共滑冰场馆全覆盖,全省室内公共滑冰场馆达到200个,滑雪场馆达到80个。

今年,河北在全省各地推广冰雪运动,紧抓“谁去滑”“谁来教”“去哪滑”3个关键环节,做好冰雪运动进校园、冰雪人才培养、冰雪场馆建设3项重点工作,强化各项保障,加快推进冰雪运动普及发展。

赵江华:我认为是加加减减的关系,即在什么阶段做加法,在什么阶段做减法。但最开始的时候要建立一个可复制的、可规模化的盈利模式,保证产品是可以盈利的。比如先建立模型,在小规模中试错,不断验证模型的可行性。当产品所处的赛道有足够大的规模、足够的边际效应时,才可以切入一些细分领域或垂直市场;如果该赛道没有足够的规模,则需做好差异化,并不断创新升级。如果能把产品做到极致,后期就可以避免很多坑。

学科素养与通识教育有机融合

“规模化最大的问题是组织熵增,我们要做快速地创新、迭代,来减少组织熵增带来的负面作用。”赵江华介绍,对教育企业来说,尤其是在线直播教育企业,一定要不断地创新、快速地升级迭代,同时预估随着规模的扩张,企业每一个举动带来的熵增后果会对成本结构和团队架构的影响。

为解决“谁来教”问题,河北省加大冰雪师资人才培养力度,加强冰雪运动社会体育指导员队伍建设,成立了省级和11个市级冰雪运动协会,培育职业冰雪社会体育指导员3383名、公益指导员13605名,为广大群众参与冰雪运动提供更好的指导和服务。

赵江华还认为,未来教育培训机构将形成多个资源共享生态链,打造全新的生态圈。因此,佳学慧形成多元产品生态矩阵,除现有ToC业务外,也可以为公立校和教育培训机构多元化赋能。

对滑雪场来说,客源多了,降低了冰雪场馆运营成本,但也对冰雪场承载力带来新的考验。